第四章 使徒的首批傳承者


1

從保羅的見證和路加在行傳的見證中我們得知,保羅從耶路撒冷一路傳揚福音直到以利哩古,四處建立教會(羅十五19,徒九~)。

2

彼得傳揚基督教訓─新約教訓的地點,可從他的著作得知。另外剛才所提、列入正典的前書中,也可看出彼得向散佈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亞西亞及庇推尼的希伯來人說話(彼前一1)。

3

除了在保羅著作中所題及的,我們實在難以說明,那真實火熱的跟隨使徒們,並配得稱為建立教會的人,到底有多少。

4

保羅確實有無數的同工,就如其所言,是在教會堣@同當兵的。大多的同工都在他的書信中受到深深的紀念與推崇,留下不朽的見證。路加也在使徒行傳裡提到他的同伴,述說他們的行誼。

5

提摩太成為以弗所首位監督的事[22]也被路加記上一筆,如同提多當初被任命為克里特(Crete)首位監督[23]那樣。

6

路加[24],這位生於安提阿的醫生,他的名字總和保羅擺在一塊,也熟識其他使徒。他將得於使徒的醫病恩賜記在兩本受聖靈感動的著作中。其中一本是《路加福音》[25],他見證自己紀錄了「那些從起初親眼看見,又將這道供應我們的人」所告訴他的,並且也都詳確考察了。另一本則是他所寫的《使徒行傳》[26],這本書不是他耳聞的,乃是他親眼所見的。

7

有人說[27],每當保羅在他書信婸”魽u照著我的福音」(羅二16,十六25,提後二8)時,他乃是指著《路加福音》說的,就像題到自己特有的福音─樣。

8

其餘陪伴保羅的弟兄中,還有革勒士,保羅打發人到Gaul時,提起了他的名字。在提摩太後書,保羅還提了一位在羅馬陪伴他的弟兄—利奴,就是前面所提,接續彼得成為羅馬教會監督的那位。

9

革利免[28],羅馬教會第三位監督,也由保羅證實他是那「一同當兵的」[29]

10

此外,路加在行傳中所提的亞?巴古人丟尼修,由另一位哥林多教會的長者、牧者丟尼修提名為雅典教會的首位監督[30]

11

當我們繼續討論時,應該提起使徒傳承的時間與方式。接著讓我們述說歷史。


 

[22] 此外,教會歷史的傳統還說到,提摩太在Domitian掌權時為主殉道,羅馬天主教因此視之為聖人,還訂定節日於每年一月二十四日紀念他。

 

[23] 提後四章十節說到提多往撻馬太去,但是教會歷史上卻傳說他至終去了克里特島,並在當地殉道。羅馬天主教亦將之封聖,並訂定節日於每年一月四日為紀念日。

 

[24] 教會歷史上對於醫生路加的記載相當貧乏,行傳中沒有關於路加的記載,保羅書信中也只有三次題到路加(西四14,門24,提後四11)。他是保羅親密的同工,甚至在保羅末次下監時也與保羅同在。Irenaeus是首位將他視為《路加福音》與《使徒行傳》二書作者的教父,Eusebius及Jerome也同意這個看法。Gregory of Nazianzen說路加最後在Achaia作工並為主殉道,Jerome題到他死後葬於Constantinople。

 

[25] 《路加福音》不及《馬太》和《馬可》來得早,但其權威與公認性一直沒有引起任何的質疑與爭議。二世紀初的Justin Martyr就常引用此書,Macion也將之列為他自己編著的經典,Irenaeus及Muratorian Canon都認為此書為路加所著。

 

[26] 二世紀結束以前,Justin和Tatian已有引用《行傳》的記載。Irenaeus及Muratorian Canon是最早認為《行傳》為路加所著者,這項認定歷來一向沒有任何爭議。

 

[27] 這可能是當時普遍為人所相信的傳統。Origen及Jerome都持此觀,在Eusebius以前的Irenaeus、Tertullian、Muratorian Canon也都有類似說法。不過,這樣的說法並無法得到證實。根據《路加福音》的引言及其內容判斷,此書應不是保羅口述的福音,頂多只可能代表保羅對福音的觀點—世人的救恩—罷了。

 

[28] Eusebius將羅馬教會的監督革利免視為保羅在腓四3中所題及的革利免,是受到他的恩師Origen的影響所致。在教會歷史上,羅馬天主教一直認為保羅在其書信中所提及的那位革利免,後來繼彼得之後成了羅馬教會的監督。但事實上,這一傳統說法的可信度並不高。教父學家Lightfood曾推測,這位Clement可能是出於羅馬皇帝Domitian的親戚Titus Flavius Clement。根據教會歷史的考證,Titus Flavius Clement雖出身羅馬皇室,卻曾被指控為無神論者—一個當時基督徒常被定罪的罪名。不過,真正的實情已經無法進一步探討。但無論初期教會著名的教父革利免是否為保羅所題到的同工,是否曾經擔任羅馬教會的監督,他在初期教會所扮演的重要角色都不會受到影響。由他所存留的書信《羅馬人致哥林多人書》中可以推斷,教父革利免應是羅馬教會當中領頭人士之一,他的書信提供我們研究初期教會信仰和實行上極為寶貴的資料。

 

[29] 保羅曾明言以巴弗提和亞基布是「一同當兵的」(腓四3、門2),但沒有說到革利免是「一同當兵的」,這顯然是Eusebius的錯誤。

 

[30] 這一說法係二世紀起開始流傳。有些史學家認為,行傳十七34節中的丟尼修後來成為雅典教會的主要角色。根據教會歷史,在雅典的教會一直沒有發揮很顯著的影響力。

第三章  目錄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