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使徒們的書信


1

綜觀彼得的著作,後代認為其《前書》係真實無偽[8]。在古教父的著作堙A此書早被視為其真跡而引用。至於《彼得後書》,我們倒不那麼肯定就是聖書[9]。不過對許多人來說,此書裨益良多,還可與其他經文一同參讀。

2

至於其餘所謂的彼得著作:《彼得行傳》[10],《彼得福音書》[11]以及所謂的《彼得講道集》[12]與《彼得啟示錄》[13],是否廣泛的為人所接受,我們就不得而知了。古今並不曾有哪位教會作者,曾從其中引用其見證[14]

3

在我繼續敘述此歷史時,我會照著使徒先後順序來謹慎陳明,在各時期中教會作者所引用爭議性之著作[15]的內容有哪些,及其他們對公認正典著作[16]與非此類著作的看法。

4

不過據我所知,所謂的彼得著作,只有一封書信是真的而被古教父承認。

5

保羅書信共十四封,個個廣為人知,無庸置疑[17]。這些書信不該藏起來,就像有人因著爭論希伯來書是否出自保羅[18],而束之高閣。我將在本書合式的地方,引證前人對此書的見地[19]。至於他的《保羅行傳》[20],據我所知,尚有爭議,無法列入無爭議的權威著作中。

6

保羅在羅馬書末了提到使徒黑馬(羅十六14),據說寫了《牧羊人書》[21](The Shephard)。不過這有爭議,因為牧人書並不列在公認權威之中。然而有些人認為此書不可或缺,特別是對剛入門的人。因此,我們知道此書已在教會中公開使用,並且照著記載,也得知一些最早期的作者曾用過此書。

7

這些幫助我們分辨聖經中哪些書有爭議,哪些又是公認的著作。


 

[8] 雖然在經文考證學上的重要文獻Muratorian Canon中,並沒有列入《彼得前書》,但大部份初期教會的教父如Clement of Rome、Polycarp、Papias、Hermas等都曾引用此書。此外,Irenaeus、Tertullian、Clement of Alexandria等人也都確信彼得就是《彼得前書》的作者。Eusebius在此乃是接續傳統,將此書列為公認的(homologoumena)使徒書信。

 

[9] Eusebius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在他當時可得的存留文獻中,《彼得後書》乃是一直到二世紀末的Clement of Alexandria才首次被引用,第三世紀的該撒利亞監督Firmilian也曾引用。但Eusebius自己也曾指出,Origen、Hippolytus、Cyprian、Methodius等人都常引用《彼得後書》。到了主後三九三年的希玻大會(Council of Hippo),教父們正式決定將此書列入正典。

 

[10] 已失傳,照Lipsius所述,此書內容具異教色採,因此大部分教父不採信其為彼得的著作。

 

[11] Eusebius、Origen及Jerome都否認此書為彼得所著之使徒書信。Serapion更指出此書雖沒有否認其他福音書的真理,也沒有與耶穌生平之記載相衝突,但是卻有許多加油添醋的軼聞傳言。此書已經失傳。

 

[12] 雖然有許多教父如Clement of Alexandria、Origen等人曾引用此書,但此書一直被列為偽造的書信,因此至終並沒又被列為正典。此書亦已失傳。

 

[13] 初期教會對《彼得啟示錄》的接納度頗高。在Muratorian Canon中,此書與約翰的《啟示錄》並列,Clement of Alexandria曾經在他的Hypotyposes中解釋過此書(參Eusebius, Ecclesiastical History, VI, 14 ),第三世紀的北非教會也普遍接納此書。但在Eusebius之後,此書漸漸被認為是偽造的書信,因此至終並未被大公教會列入正典。此書僅存少部份殘卷。

 

[14] Eusebius此言可能是在資料不足的情形下所作的錯誤判斷。以上的書信雖然其作者可議,但確曾有許多教父曾經引用其中內容。

 

[15] 即antilegomena

 

[16] 即homologoumena

 

[17] 這是從二世紀初以來就毫無疑問的認知。

 

[18] Clement of Alexandria最早將《希伯來書》列為保羅的著作,Origen相信此書內容是保羅所傳,Eusebius也接受亞力山大學派的看法,相信此書為保羅所寫。西方教會得知此書的時間也相當早,至終西方教會接受東方教會的看法,認為此書為保羅所著。

 

[19] 見第十四、二十及二十五章

 

[20] 亦已失傳。

 

[21] 此書內容充滿各類異象與表號,於二世紀中以後就在各教會間廣為流傳,也為許多教父所引用。不過都沒有被視為正典的一部分。Origen認為此書雖有神的默示,卻不應列為正典之林。Muratorian Canon曾說此書是羅馬教會的黑馬所著(其兄弟Pius時任羅馬監督139-145 A. D.),因此應鼓勵聖徒閱讀,但不適公開與教會中誦讀,亦不適將之列入正典的一部分。初期教會中雖有許多東、西方教父引用此書內容,但到了四世紀以後,就漸漸失去支持。

第二章  目錄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