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使徒約翰的故事


1

這時,耶穌所愛的門徒、傳福音者約翰仍然活著。他在多米田死後,結束流放的生活,治理那地區的眾教會。

2

有兩個人的見證使我們相信約翰那時仍然活著,他們的見證完全值得信賴。這兩人就是在教會中持守正統教訓的愛任紐和亞歷山卓的革利免。

3

愛任紐在《駁異端》第二卷中提到:「所有和約翰交通過的亞西亞監督,都能見證約翰將正統的教訓傳給他們,因為約翰繼續與他們同在,直到圖拉真(Trajan)時代。」

4

愛任紐在同一部作品卷三又見證說:「以弗所教會也是個有力的見證,這個教會是由保羅所建立,約翰也一直住在那堙A直到圖拉真(Trajan)時代。」

5

革利免也在那時,對愛聽精采寓言的人補充了一篇文章,叫做《富人能留下什麼?》。他在這篇文章中也題到當時的情形,我們來看看下面這段記載:

6

「聽聽使徒約翰的故事吧!這並非虛構故事,而是一個人們流傳下來且保存完整的真實經歷:在暴君死後,約翰從拔摩島回到以弗所,並受呼召前往鄰近的外邦人地區。他在一些地方設立監督,在一些地方建立教會,還在一些地方任命聖靈所指明的人為執事。

7

約翰在這些地方頗受好評,也帶給弟兄們安慰。最後約翰來到鄰近的一座城,到一位長老那堙A看見一名身量俊美、表情優雅的熱忱青年[43],他說:『我奉基督與教會之名,鄭重地把他交付給你。』」

8

該名監督接受並允諾一切,約翰重覆他的囑咐並為此作證之後,就回到以弗所。那位長老[44]將年輕人帶回家,教育、管束並撫育他,最後為他施浸。後來他鬆懈了關心和警覺,好像那名年輕人已完全受到主的保護。

9

然而有一群無惡不作、閒懶放蕩的年輕人出現。他們厭惡監督的約束,早早脫離受約束的生活。他們先是帶著那年輕人從事一些奢華娛樂,接著又在夜堭a著他去搶劫。

10

後來他們慫恿他去犯更大的案,使他喪失進取心,轉而習慣這種生活方式。那年輕人就像野馬脫韁,偏離正途,奔向懸崖。

11

他仔細想想,自己雖未犯小錯,卻犯了大過。反正早已墮落,乾脆放棄神的救恩,乾脆一生就這樣吧!年輕人集結同夥組成匪幫,自己作了首領,比他的黨羽更加暴力、血氣、殘忍。

12

時光飛逝,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弟兄們派人去請約翰過來。使徒指派完任務後就說:『來吧,監督,該算帳了!在你所治理之教會的見證下,把基督和我所交託你的都還來吧!』

13

監督一開始覺得納悶,認為約翰是誤向他索取他從未拿過的錢。他不敢相信約翰對他的指控,卻又不敢懷疑約翰的話。當約翰說:『我是向你要那個年輕人,以及那弟兄的魂,』老人聽了,立刻深深嘆息,淚水盈眶地說:『他死了。』『怎麼死的?怎麼會這樣?』『他向神死了…』監督說,『他變得邪惡放縱,最後竟成了一個強盜頭目。現在他不以教會為家,反倒組織了強盜幫,盤據山頭。』

14

使徒一聽,撕裂衣服,一邊捶自己的頭,一邊喊著:『我竟拋棄這樣一位好弟兄!趕快備馬,找人給我帶路!』他騎著馬離開教會。

15

當約翰到達目的地,強盜哨兵就將他囚禁起來。他既不逃,也不抵抗,只是聲喊:『我來這埵陳S別的目的,帶我去見你們的首領!』

16

此時強盜頭目正配著武器站著等候,但當他認出那是約翰時,他因著羞恥,轉頭便跑。約翰顧不得老邁,拼命追他,喊著說:

17

『孩子!為何要逃?為何逃離毫無防備的老父親呢?憐憫我吧!孩子。不要怕,你仍有生命的希望,我和基督為你代求。若有必要,我願歡然為你而死,就向基督為我們死一樣。我願為你失去生命。別走!相信我,是基督差我來的。』

18

那年輕人聽到這話便停下腳步,拋棄武器,低下頭來。然後他抱住老人,傷心痛哭,顫抖,努力的祈求原諒,像是在流淚中受了第二次的浸。

19

使徒鄭重地向他保證,神已經赦免了他。老人跪下來親吻他的右手,像是清除其上所有的罪,然後將他帶回教會。約翰經常為他禱告並禁食,用各樣的慰藉來柔軟那年輕人的心,幫助他回到教會。事實上,約翰並不像自己所說的拋棄了一位好弟兄。這給了我們一個真實悔改的有力見證,一個重生的偉大證明,以及一個看得見的復活紀念。」


 

[43] 教會歷史學家推測,這座城應該就是士每拿。

 

[44] 這是另外一處清楚的例子,證明初期教會中的長老和監督是同一班人,並沒有地位和職務高低的分別。監督就是地方召會的長老。(徒二十17,28。)長老是說到人,監督是說到功用。監督就是盡功用的長老。

第二十二章  目錄 第二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