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福音書的順序


1

我們為著歷史並為著讀者的益處由革利免所摘錄的篇幅已經足夠。

2

現在我們來看這位使徒(約翰)公認無異議的著作。首先,他所寫的福音書,廣為普天下各地教會所公認為其親筆之作[45]。前人將此書列為第四卷書,理由如下。

3

那些受聖靈感動、敬虔的人—主的使徒,過著最貞節的人生,具備各樣心靈美德,卻用平凡的語言,因為他們只依賴救主所賜給他們神聖超絕的能力。這些人不會、也不曾用優美的辭藻來修飾主的教訓,他們只是與聖靈同工,讓基督神奇的能力藉著他們展現出來,在世宣揚天國的教訓。他們不太在意寫作風格。

4

因為他們所受的幫助遠超世人。毫無疑問,保羅最有資格講究風格。他有最強的觀點,又經歷了無數的奧秘,像是見過第三層天、被提進神的樂園、聽見不能言傳的話語[46]。然而保羅卻只寫下幾封簡短的書信。

5

主其餘的跟從者,像十二使徒、七十門徒及其餘眾人,對此並非一無所知。然而所有門徒中,卻只有馬太和約翰留下了著作。按著記載,他們二人之所以著作,是因著需要。

6

馬太最先向希伯來人傳福音,後來因著要到其他國家,便將他的福音以母語寫成[47],彌補他不在時所造成的虧缺。

7

據說當馬可和路加發表福音書時,約翰仍是一直竭力傳揚福音,並無寫作。而是到了後來,因著以下的原因才開始寫作。先前完成的三部福音書在眾人間流傳,也到了約翰手中,據說約翰承認這些福音書,也願見證其真實無偽;只不過這些描述中獨缺基督初期的事蹟以及福音之始[48]

8

這的確是不爭的事實,因為其他三位作者只記載了施浸者約翰下監後,主一年內所行的種種事蹟,這三部福音書的引言都是這樣指明[49]

9

馬太寫完主四十天禁食及受試誘之後,指明時間如下:「耶穌聽見約翰下了監,就退到加利利去。」(太四12)

10

馬可也這麼寫到:「約翰下監以後,耶穌來到加利利。」(可一14)路加,在他開始描寫主的事蹟之前,也用相似的手法,點明了時間:「希律…就在這一切之外,又加上一件,就是把約翰囚在監堙C」(路三19-20)

11

據說有人因此求約翰能動筆,寫下先前作者未記錄的,以及他們所遺漏之主的事蹟(因為這部分發生在約翰下監以前)。約翰說出真正的事實:「耶穌所行的頭一件神蹟」然後在描述耶穌的言行事蹟時,提到了施浸者約翰,像是約翰那時「在靠近撒冷的哀嫩受浸」。他也清楚說明:「那時約翰還沒有下在監堙C」

12

因此,使徒在他的福音書堸O錄了耶穌在施浸者約翰下監之前的事蹟,其他三位所敘述的卻是從下監之後才開始。

13

人若留意這些記載,就不能再抱著「福音書有出入」的想法—約翰福音記錄了基督早期的事蹟,而其他福音描寫了其後的部分。也許正是為了如此,約翰才略過馬太和路加已記載的家譜,而開始於基督神性的教訓,像是聖靈特地留給這位特出之人的[50]

14

關於約翰福音的由來,這些介紹應該足夠,馬可寫作的動機也已描述過。

15

路加也在福音開頭交代他寫作的動機:鑒於有人亂寫一些他已確知的事,因此他寫下路加福音,好幫助人脫離不確定的看法。路加熟識保羅,與他相處過,又和其餘使徒有來往,他便將從他們所取得的,都記在路加福音中。

16

關於這些事,我們的說法已夠多了。但我們更應當應該參考一些前人的著作,看看其他人對這些聖書有何看法。

17

約翰福音及約翰書信的首卷,古今素來都是眾所公認、毫無爭議之作[51]

18

只是其他兩卷書信尚有爭議[52]。關於啟示錄,眾人的意見更是分歧[53]。我們該找個適當的時機,根據前人的見證審斷一番。


 

[45]初期教會毫無異議的肯定,約翰福音是約翰所著。

 

[46]林後十二2-4

 

[47]雖然有人覺得難以置信,但是大部分的新約史學者都相信馬太曾用希伯來文寫了一卷福音書,就是馬太福音。就內容來說,馬太福音的原文為希伯來文的可能性並非沒有;教父們認同這事的情形也相當普遍。教父Papias、Irenaeus、Origen、Jerome等人都曾題及這事。至於馬太後來的流傳版本為何是希臘文版,一般有兩種說法,或是馬太所另撰,或是他所繙譯。兩種說法都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對,不過並不影響馬太福音本身的權威。

 

[48]Eusebius是頭一位論到約翰寫作約翰福音原因的教父,不過Eusebius用『據說』一辭,可見他也是從口述傳統中得知此一說法。Muratorian Fragment中對約翰福音的寫作原因也有交待:『第四本福音書係出於使徒約翰,當時他的門徒和一些監督懇求他,他就說:讓我們一同禁食三日,無論我們得著了甚麼啟示,都彼此述說。』當晚使徒之一的安德烈就得啟示說,約翰應當以自己的名,將一切他心中的事都記錄下來。…』教父Irenaeus則認為,約翰福音是約翰為了對抗智慧派Cerinthus的教訓而著。Clement of Alexandria認為約翰福音是一本屬靈的福音書(spiritual Gospel),作為其他三部以介紹耶穌外在事蹟為主之福音書的補充。其實,就著約翰福音的內容來說,Clement of Alexandria的判斷似乎較Eusebius更為準確中肯。約翰福音乃是一本生命的福音,見證耶穌基督是神救主,來作生命。

 

[49]就著對觀福音書的內容來說,似乎很容易讓人無法辨別主在地上的職事約有多久,然而約翰福音中刻意記載三次(一有說四次)逾越節,指明主在地上的職事至少有三年之久。因此,嚴格來說,對觀福音書並沒有如Eusebius所言在其引言中說到基督在地上的職事只有一年多,這是Eusebius的誤會。但約翰福音對主在地上職事紀年的補充,確實有極為重要的價值。

 

[50]Eusebius也同意約翰福音是以其屬靈的價值,作為其他三本對觀福音書的補充。

 

[51]在初期教會,約翰一書的權威一直被視為與四福音同等,甚至在有些二世紀初期教父的著作中,如Polycarp、Papias等人,只引用約壹而無約翰福音。二世紀以後,約翰福音才漸漸與約壹受到同樣的重視,Muratorian Fragment是首次肯定約壹權威者。

 

[52]Muratorian Fragment明白的將這兩卷書視為約翰所著,約貳首次被引用於Irenaeus的著作中,Clement of Alexandria在引用約壹時,曾隱約說到他知道約翰另有其他書信。其他教父較少引用約貳和約參的原因,可能也與它們篇幅太短有關。總之,Eusebius當時仍認為,約貳及約參是否為正典尚有爭議。他的恩師Origen就認為這兩卷書可能並非約翰所著,Jerome也認為這兩封書信是一位名為John的長老所著。因此,Eusebius依照當時左右不一的看法,將約貳及約參列為Antilegomena,就是有爭議的著作。即便如此,後來的學者仍然認為,就著內容和風格來說,約貳和約參應與約壹同為一個作著所出,就是使徒約翰。

 

[53]啟示錄其實是新約中最受肯定為權威正典的書信之一。Papias、Justin Martyr已經引用此書並認定其作者就是使徒約翰,初期教會的教父當中,除了極少數的例外,餘皆認為此書出於約翰。當Alexandrian School興起時,Dionysius of Alexandria開始批評啟示錄。Dionysius本身並不否認啟示錄的內容是屬靈的啟示,也不否認其作者是出於約翰,但他認為其內容過於物質化,又是屬於舊約先知書文體,不應列入新約正典。不過,這種論點顯然只是專精靈然解之Alexandrian School的片面看法,並且文體是否為豫言性質,與其是否該列為新約正典並無直接關連。由下一章的內容來看,Eusebius顯然也受Dionysius of Alexandria的影響,有意將之列為Antilegomena之林,但是因著許多其他教父對啟示錄的正面看法,他才對自己的立場略為保留。

第二十三章  目錄 第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