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帕皮亞斯(Papias)的作品


1

據說帕皮亞斯有五本名為《主說話的釋義》(Interpretation of Our Lord’s Declarations)的作品。愛任紐說這是帕皮亞斯唯一的作品,他說:「這些是帕皮亞斯的見證,他是約翰的旁聽者,初期作者坡旅甲的同伴。帕皮亞斯在卷四堙A提到了他們。此書共分五卷。」

2

以上是愛任紐的敘述。但在帕皮亞斯的序言堙A並沒有任何聲明說他是神聖使徒的旁聽者或見證人。他只告訴我們,他從密友那婸漼了信仰的教訓:

3

「為了你們的利益,我不後悔加進我個人的所見所聞。無論何時,當我從長者聽到甚麼,我都詳加考察,記在腦中,如數家珍,並且紀錄下來,以便能用這些見證進一步確認真理。我不像其他人,喜歡聽別人說許多事。我喜愛聽人教導真理,而非教導外邦的誡命,我喜愛聽從主而來、有益信仰並源於真理的教訓。

4

我若是碰到任一位跟隨過長者的人,我必會好好詢問長者的宣言:安得烈、彼得或者腓力說過甚麼,多馬、雅各、約翰、馬太或是任何主的門徒說過甚麼,Aristion和主的門徒,傳道人約翰又說了些甚麼。因為我相信存活之人所說的,總比書裡的記載更有益。」

5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約翰這個名字被提到兩次。第一次和彼得、雅各、馬太以及其他使徒一起提到,明顯是指著傳福音者約翰。另一次,他把「約翰」和其他不在使徒之列的人擺在一起,名列Aristion之後。帕皮亞斯用「長老」(presbyter)這個辭把這兩個名字清楚地加以區分。

6

所以這足以證明亞西亞有兩個同名的約翰,以弗所也有兩座約翰的墳,直到今天他們也同樣被稱為約翰。這點需要特別說明。若這兩人非同一位,第二個約翰應該看過使徒約翰所寫的啟示錄。

7

帕皮亞斯宣稱自己由陪伴使徒的人那得到使徒的宣言,他也說自己是Aristion及長老約翰的旁聽者。他經常提到他們,也在書奡y寫他們。

8

我相信舉這些事例並非無用。帕皮亞斯加進其他美妙的事蹟,與其他的記載並列,也是相當重要的。

9

先前已提過使徒腓力和他的女兒待在希拉波立的事。現在我們來看帕皮亞斯如何到他們那堙A並從腓力的女兒身上聽見一個奇妙的故事。他記錄那時發生了一件復活的事。另一件奇妙的事是關於猶士都,又名巴撒巴。他喝下一瓶劇毒,但因著主的恩典,猶士都竟然毫髮無傷。

10

這位猶士都曾出現在《使徒行傳》,和使徒馬太一起。使徒搖籤,要找出接替叛徒猶大的弟兄:「於是他們推舉兩個人,就是那稱為巴撒巴,又名猶士都的約瑟,和馬提亞,就禱告說…。」(徒一23~24〉

11

帕皮亞斯也記下了他耳聞之事,像是關於主和其教訓的奇異故事,以及一些不太可信的事。

12

他說復活後會有個千年國,基督將會現身統治這地。這似乎是從使徒的描述中想像而來,而非照著他們發表中所意涵的[75]

13

從他的描述中可清楚看出他在領會上極為有限。然而他卻使得大多數教會作者,像是愛任紐或其他採用同樣觀點的人,抱持相近的見解。

14

帕皮亞斯也在作品中放進了Aristion描述主的部分,以及長老約翰的記載。對那些想知道他們事蹟的人,我們應該加入他描述馬可的部分:

15

「長老約翰還說,馬可是彼得的翻譯者。馬可相當準確地寫下他所記錄了一切。只是他並非照著主的言行次序來記載,因為他未曾跟隨過主或親耳聽見甚麼,而是像先前所說,他陪伴著彼得,彼得教導他乃是出於必要,但並非是教導主所談論的歷史。為甚麼馬可在記錄事情上從未出錯,因為他十分留意每件事,不漏掉任何聽到的事,也不謬言任何一點。」這些就是帕皮亞斯論到馬可的話[76]

16

但關於馬太,他是這麼說的:「當時馬太用希伯來文寫下主的說話,每個人都竭盡所能的將其翻譯出來。」[77]這同一位作者也同樣使用了約翰一書及彼得著作中的見證。然後他也題到另一個在《希伯來福音》中一個女人的故事,這女人在主面前被控以許多罪名。除了我們已經說過的以外,我們覺得這些事也是必須注意的。


 

[75] Eusebius所指乃是千年國思想,就是在最終的審判以前,基督要來到地上作王一千年。這是初期教會廣為接受的重要信仰。猶太人也有千年國主義,只不過他們認為那是彌賽亞第一次來臨時的事;不同於基督徒認為千年國與基督再來有關。支持這項真理的主要經文乃是啟二十1~6。因著在初期教會中有某些猶太教人士及智慧派人士將千年國物質化與肉慾化,因此有些教父如Dionysius of Alexandria、Eusebius等皆因此反對此項真理,甚至連帶否定啟示錄的權威。不過整體而言,初期教會歷史上絕大多數的教父皆持千年國思想。尼西亞會議以前,巴拿巴書的作者、Papias、Justin Martyr、Irenaeus及Tertullian等人都支持千年國思想;只有Dionysiu of Alexandria、Origen、Eusebius等人持反對態度。但到了康士坦丁堡會議之後,非千年國主義者漸佔優勢,西方教父奧古斯丁更是將千年國主義打成異端,並認為千年國就是基督復活以後在天上作王掌權。後來,非千年國主義就在西方神學世界中取得穩固的地位。儘管如此,歷代仍有許多團體忠信持守合乎聖經的千年國的真理,直到如今。

 

[76] 將彼得連於馬可福音,Papias是教會歷史上的頭一人。

 

[77] 在Papias的時代,已經有希臘文的馬太福音流傳於眾教會之間。因此,Papias在此所指,可能是Matthew另外用希伯來文所記載之主的說話。無論如何,這些都不致於影響馬太福音的權威與價值。

第三十八章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