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當時被誤稱為知識領袖的人


1

眾教會如同最亮的星照耀全地,我們救主基督耶穌的信仰也廣傳普及於全人類。恨惡良善之事、敵對真理、極力反對救恩的鬼魔,正在籌畫運用各種計謀對抗教會。起先,牠是以逼迫為武器來攻擊教會。

2

之前的計謀既不成功,如今牠就使用各種計謀,也採行其他方式來對抗教會。牠以低賤並擅騙的人為工具,為施行毀壞的使者,好敗壞人的心思。他們假裝我們的信仰,而那些受這些騙子和說謊者所欺的人,就落入毀壞之中。同時,那些原本就在信仰上無知的人,也因著他們的行為,從神救恩之道的途徑上轉離。

3

從西門的傳人Menander身上,散發出一股毒蛇般的邪惡力量,這蛇有雙頭兩舌,產生兩個不同異端的領袖,一個是安提阿本地人Saturninus,另一位是亞歷山大人Basilides。前者在敘利亞產生大批異端教訓,後者則在亞歷山大。

4

愛任紐提及,Saturninus的錯誤學說中大體與Menander的教訓雷同。然而Basilides卻以道理過於深奧而無法言傳為由,放肆捏造不敬虔的異端。

5

教會中有不少作者運用其過人的口才,為真理爭戰,並為使徒和教會的教訓辯護,也有些人藉著著作,提供後代子孫防禦我們先前說到的許多異端。

6

在至今還保存於我們中間的文章堙AAgrippa Castor的著作駁斥Basilides異端最力。這人是當代最傑出的作家,暴露Basilides的謊言。

7

在暴露Basilides學說中的謊言時,他揭露所謂『奧祕』的真象。Basilides編寫了二十四本關於福音的書,謊稱他有Barcabbas、Barcoph及一些捏造不實的人為其申言者,並將這些人冠以化外之人的姓名,以大行迷惑欺騙之事。他教導說,吃祭偶像之物或因逼迫放棄信仰的行為,並無關緊要。像異端者Pythagoras等跟從者,都被要求無異議的言聽計從達五年之久。

8

以上的作家也記載了許多與Basilides相關的類似事件;他異端的荒謬,也都暴露無遺。

9

愛任紐寫道,與他們同時代的人中還有Carpocrates,後來成為智慧派(Gnostics)之祖[9]。這Carpocrates不願再像Basilides一樣暗中傳播西門的法術,反而想要公開推動這事。他們誇口他們有精心調製的『愛的處方』,又有守衛之靈和異夢之靈。根據他們的說法,這些足以使人完全進入他們的奧祕中—或說進入他們的惡行中,犯下最卑劣的行為。他們說,除非藉著不名譽的行為卸去一切責任,沒有人能跳脫世上的權勢。

10

然後,兇惡的魔鬼利用這些管道,一面奴役那些被異端帶離正路而引至毀滅的人,另一面使不信的異教徒由於聽見這異端,大得機會誹謗神的真道,這些人的名聲使整個基督徒族類蒙羞。

11

因此,當時在不信者中間流傳著一種不名譽的說法,荒謬的懷疑基督徒與母親、姊妹有不正當的關係,而且還赴不敬虔的筵席[10]

12

然而,這仇敵的手段不會長久成功。時候一到,真理終將自證,其亮光要照耀輝煌。

13

即使仇敵的技倆無法在真理的能力中站立得住,異端仍一個接著一個不斷興起。創始的過去以後,發展出各式各樣不同的型態和思想,有的是這樣,有的是那樣。然而,我們也看見普世(catholic)獨一真教會的榮光,一如往常的在規模和能力上擴大,反照出祂的尊貴,真誠,自由,以及神聖生命所顯出的正直與純潔。祂的光輝在宏偉與榮耀中,繼續向希臘和化外世界前進。

14

上述的異端至終皆消聲匿跡,對我們信仰的毀謗也歸於烏有。我們所持守的信仰勝過一切,存留至今。其尊貴和分量,在神聖真理中所呈現的完美哲思,舉世公認卓越出眾。因此,無人現今敢如先前那些人一樣,對我們的信仰擅加毀謗中傷。

15

儘管如此,當時許多作者仍然為真理爭戰,抵擋不敬虔的異端,不僅在言語上,也在文字辯論中駁斥他們。


 

[9]Gnosticism興起的時間,一直沒有定論。一般認為,當基督徒信仰在使徒時代與希臘文化相遇時,已經有Gnosticism的產生。不過,由於信仰準則在當時仍未確定,教會體制尚待建立,異端與正統基督徒同受逼迫,因此正統基督徒與Gnostic基督徒的分別並不明顯,也沒有分別的急迫性。直到Adrian時期,因著Gnostic基督徒的信仰與正統信仰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在神的獨一性、神的恩慈良善與基督論等基要教義上意見分歧,基督徒中的教師便開始將基督徒信仰與Gnosticism劃清界限,以確立自身正統。

 

[10]初期教會最常受到的指控有三項:無神論、食人肉,以及近親亂倫。早在Justin Martyr的時代就已有類似的不實指控。這些指控的出現,主要是因為基督徒為了躲避羅馬政權的逼迫而祕密舉行聚會和愛筵。從護教士時代開始,基督徒一向全盤否認這類不實且荒謬的指控。然而,有些護教士和教父則會將這類指控歸罪於異端團體;不過,這種作法對澄清事實的效果有限,因異教徒根本無法分辨正統基督徒與異端的差異。Eusebius在此處的說法,正是指出這點。他認為異端人士所犯的這類罪行,留給異教徒指控基督徒的口實。

第六章 目錄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