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Melito和他所記錄的事


1

在當時廣為人知的,還有撒狄教會的監督Melito[21],以及Hierapolis教會的監督Apolinarius。為著我們的信仰,他們都分別著有上書給當時羅馬皇帝的辯護文。

2

在我們所知道的這些著作中,Melito的著作有:《論逾越》(On the Passover)、《論行為》(On the Conduct of Life)、《先知》(The Prophets);《論教會》(On the Church)、《論主日》(On the Lord’s Day)。他另著有《論人之信仰》(On the Faith of Man)、《論創造》(On His Creation)、《論順服信仰》(On the Subjection of Faith)、《論魂、體與心》(On the Soul, Body and Mind)、《論受浸》(On Baptism)、《真理與信仰》(Truth and Faith)、《基督的創造與產生》(Creation and Generation of Christ)、《論豫言》(On Prophecy)、《論待客之道》(On Hospitality)、《開啟之鑰》(The Key)、《論惡者》(On the Evil)、《約翰的啟示》(The Revelation of John)、《成肉體之神》(On the Incarnate God),最終還有上書皇帝Antoninus的奏言。

3

在《論逾越》一書中,他在開頭即指出他寫作的時候:『當Servilius Paulus擔任亞細亞的省長,當Sagaris殉道時,在老底嘉一地出現許多關於逾越節的辯論,因著這樣的情形,本人特著此書。』

4

在由亞歷山大Clement所著的《論逾越》中,也題到此書。他說,他是因Melito著作的緣故才寫書。

5

在上書給皇帝的著作中,他說到當時一些發生在我們中間的事:『這是前所未有的事:現在因著新法令的頒飭,亞細亞一帶敬虔的族類開始遭受逼迫。那些無恥的官員,貪圖他人的家業,假借皇帝的命令,如強盜般日夜搶奪那些無辜之人。』

6

之後他繼續說:『如果這些事果真出於您的命令。那就該以合適的方式執行。因為一個公義的統治者,絕不會頒佈不義的法令。我們固然歡喜接受死所帶來的獎賞, 但仍然在此向您請求,請您考量這些惡徒的行為,作出公義的判斷:他們究竟是該處以重刑,或是仍得以安穩無憂?如果這些法令,這些從未聽過、甚至連用在化外人身上都太過分的規條,並非出於您的意思,我們更求您不要忽視我們這群正為不法之徒所搶奪的平民。』

7

他又附帶說到:『我們所教導的道理,起初在化外人中流傳,之後就逐漸進到您治理下的列國。您先祖Augustus以及您的時代,這教訓都成為閣下的祝福。從Augustus承認這信仰開始,羅馬帝國就在宏偉的光輝中擴展。如果您保守這一個對帝國滿有貢獻的教訓,您不但會成為帝國的繼承者,將來你的兒子也必如此。

8

自Augustus以來,沒有任何可怕的災難臨到這地;相反的,一切的事盡都如您所願,這大大證明我們的信仰對這地的統治者極有幫助。

9

只有Nero和Domitian因受到無知小人的煽動,誹謗我們的信仰。自他們以來,基督徒就在種種埋伏與惡意的告發下,受到無理的錯待。

10

1他們在無知中所行的,您的先祖都常在著作中加以指責,就像他們責備一切與我們信仰相悖的言論。您祖父Adrian曾寫信給亞細亞的省長Fundanus。當您與令尊一同掌管國事時,他也曾寫信給各城的人,包括Larissaeans、Thessalonians、 Athenians以及所有的希臘人,禁止任何危害我們的莫名舉動。

11

1盼望您在這些事上,與您的先祖有相同的看法,因為您更具愛心與哲思的眼光,深信我們所請求的,必蒙您應允。』這就是上述作品中的言辭。

12

在他所著的《摘錄集》(Extracts)中,他在開頭就根據當時教會中權威的標準,列出舊約聖經的目錄。我們覺得這值得一提。他是這樣寫到:

13

『Melito問弟兄Onesimus安。得知你對聖經所有的熱愛,我為你寫成了一部《摘錄集》,內容涵蓋律法書到申言者書中與我們救主和信仰相關的事。我了解你也想要準確得知舊約堛漕う哄A比如說:數字和書卷排列的次序。知道你們熱心,你們對得著知識的渴望,又看到你們竭力贏得永遠的生命,藉著神的愛喜愛這些事物高過一切,我很急切的要把這些事表明出來。

14

因此,當我去東方,到這信仰發起並傳揚之處,我也確定了舊約聖經的內容。出於摩西的五本書是: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還有約書亞記,士師記,路得記,列王記,歷代誌,大衛的詩篇,所羅門的箴言,傳道書,歌中之歌,約伯記,以賽亞,耶利米書,十二先知書,但以理,以西結,以斯拉。從這些書中,我制定了選集,共分為六冊。』這就是Melito的話。


 

[21]Melito活躍於主後一六○年左右,據說,這位小亞細亞Sardis教會監督是一個持守修道禁慾又常充滿聖靈的人。因此,有人認為他強調聖靈與修道,直接影響了孟他努主義(Montanism)的興起,也間接促使Tertullian成為Montanism的同情者。其實,Melito曾經公開定罪Montanus及其同夥;而深受他影響的Tertullian也未曾在其著作中讚揚他。不過,Melito與Montanus的高度相似性,使他這位信仰正統、著作豐富、潔身自愛的教父被排擠到教會歷史的邊緣,一般人自然覺得他沒沒無聞。例如,因著Montanus將合乎聖經的千年國思想(chiliasm)弄得聲名狼籍,使得同樣也相信千年國主義的Melito受池魚之殃。而不幸的是,三世紀大部份的教父們都是因這緣故而在千年國的真理上茍且畏縮,噤若寒蟬。Eusebius題到Melito豐富的著作,但對他的介紹也略顯保留。

第二十五章 目錄 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