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在我們那時傑出的教會人士,和那些活到教會遭毀壞時的人


1

這時,Felix已治理羅馬教會五年,然後由Eutychianus繼承,但他在位不到十個月,就讓位給Caius,他是我們這時代的人。他在位約十五年後,由Marcellinus繼任,Marcellinus因遭逼迫而受害。

2

約在同時,Timaus在Domnus之後領受了Antioch的主教職位,而活在我們這個的時代Cyril則繼承了Timaus。在Cyril任期內,我們認識了Dorotheus[62],他在當代人中間算是很有學問的人,被尊榮的賦予Antioch教會的長老職分。他喜愛神聖事物之美,致力研究希伯來文,因此他能輕易讀懂希伯來文聖經。

3

他思想特別自由,且並非不懂希臘人的學問;此外,他生來就是一位閹人[63],雖然如此,皇帝卻奇蹟似的將他帶進王室[64],賜他尊榮,得奉派管理在Tyre的紫色染料工廠。我們聽過他滿有智慧的在教會中講解聖經。

4

繼Cyril之後,Tyrannust繼任在Antioch教區的主教職份,在他任期內,發生了教會被摧毀的事。

5

Eusebius[65]是來自Alexandria這個城市,在Socrates之後治理Laodicea諸教區。他遷去那邊就是為了Paul of Samosata的事。他也因這緣故到Syria,且被那些熱衷聖事的人困迫,而回不了家。在我們同時代的人當中,他是一個完美的宗教模範。我們從先前引用過Dionysius的話,就可以清楚看見。

6

Anatolius被任命為他的繼任者,正如他們所說,這是一個好人接續一個好人。他也是出生在Alexandria的人。他的希臘哲學學問和技巧,如算術、幾何、天文、一般性的辯證、和物理學學說,在我們同時代最有能力的人當中,是居首的;並且在修辭學上,他也是領頭的。據說因著這個理由,Alexandria的市民請求他設立一所Aristotelian哲學學院。

7

在Alexandria城Pyrucheium地區[66]被包圍的期間,他們說到他許多著名的事蹟,他因此特別受到一切高階人士所尊敬,但接下來我只舉出一例。

8

他們說,糧食的事困擾被包圍的人,因此耐得住飢餓比抵抗外面敵軍更難。但他的出現對他們就是這樣的供備。當這個城市的其他區域與羅馬軍隊結盟,而沒有受到圍攻。Anatolius奉差遣去找Eusebius,因為在Eusebius遷Syria之前,還留在那裡,而且沒有在被包圍並被拘留的人中間,此外,他的好名聲及名望甚至傳到羅馬將軍耳中。Anatolius就對Eusebius說到那些在飢荒中被包圍垂死的人們。

9

當Eusebius知道這件事,就要求羅馬指揮官盡可能的開恩,讓逃離敵人的人獲得最大保障。他的要求蒙准之後,就通告Anotolius。Anotolius收到消息,就與Alexandria的議員會談,先建議所有的人都要與羅馬人談和。當他預期他們會被這個提議激怒,就說:『如果我勸你們將多餘和對我們無用的人,像是婦孺老人,送出大門,隨他們去他們想去的地方,我不認為你們會反對我。因為我們何必漫無目標的留下那些不管怎樣都即將死去的人?為什麼我們要讓飢餓毀壞那些在身體殘障或重傷的人,因我們只供給男人和年輕人,只將必要的糧食供給本城的部隊所需?』

10

他用這樣的理由說服會眾,並首先舉手投票贊同,全部群眾無論男女,只要對軍隊是必需的,就該出城。因為如果他們繼續這樣不必要的留在城裡,他們不能盼望有任何保障,反而會因飢荒而死。

11

當所有別的議員都同意此事,他就解救了幾乎全部被圍困的群眾。他的作法是,先幫助所有屬於教會的人,然後是城裡其餘的人,各年齡層的都逃跑。不僅是命令中說到的那幾類人,也有大批其他的人在那幾類人的掩護下,暗中披上女裝,透過他的安排,夜裡逃出城門,到達羅馬人的營。而Eusebius就在那裡像父親和醫生一般,收留了這些因受長期圍困而被消耗殆盡的人,藉著各樣用心的照護恢復他們。

12

因這前後兩位牧人,使Laodicea教會得光榮。在前述的戰爭後,這二位在神的保守中從亞歷山大來。」

13

Anatolius著作不多,但由他在我們手中的作品來看,我們可以知道他的口才及學養。他在這些著作裡特別陳述對逾越節的看法。從其中摘錄出以下內容,似乎很重要:

14

以下係Anatolius論逾越節的規例(Paschal Canons of Anatolius):『在第一年正月的新月之時,就是每十九年循環的開始,即埃及人Phamenth月第二十六日。但依照Macedonian月分,是Dystrus月第二十二日。或照著羅馬人所說,是在四月Kalends前第十一日。

15

在人所稱的Phamdnoth月第二十六日,太陽不僅進入黃道帶十二宮的第一段,並已經越過其中的第四天。他們習慣稱這一段為十二段裡的最初段(first dodeca-tomorion)、春分、月份之始,是循環的開頭,並行星運行軌道的起點。他們把在這月之前的那月稱為末了之月,第十二段,和十二段裡的最終段(fianl dodeca-tomorion),也是行星運行軌道的終點。因此,我們堅決認定那些把第一個月算進來,並藉此定準第十四日為逾越節的人,犯了不輕和不尋常的大錯。

16

這不是出於我們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基督之前,老一輩的猶太人就已知道,甚至仔細觀察過。從Philo、Josephus和Musaus所說的,就可以得知。不只從他們,甚至從更早之前的人,我們也能知道,例如兩位姓Masters名為Agathobuli的人,以及著名的 Aristobulus,他是由Ptolemy Philadelphus和他父親所挑選,翻譯希伯來聖經[67]的七十位譯者之一。他也將他對摩西律法書的解經書,獻給同樣的君王。

17

這幾位作者在解釋出埃及記的問題時說,所有的人都要照樣在春分,正月中旬之後獻上逾越節的祭物。春分發生於太陽越過黃道帶第一段,或他們中間有些人所設定的十二宮的第一段時。Aristobulus補充說明到,過逾越節是必要的,因為不只太陽越過晝夜平分線,月亮也如此。

18

因為正如有兩條晝夜平分線,春分的及秋分彼此相對,而且當逾越節的日期被定為正月第十四日傍晚開始,月亮將位於完全與太陽正相對的位置,正如滿月時所見的一樣;這樣太陽將在春分線的位置,月亮必定在秋分線的位置。

19

我知道他們說過很多其他的事。有些事是有可能,有些事是有確切的明證;他們藉此盡力證實,在春分後守逾越節和除酵節是絕對必需的。但我避免要求這類的明證,因為在這些事上,摩西律法的帕子已經除去,以致如今我們終能用沒有帕子遮蔽的臉,好像鏡子觀看基督、基督的教訓和受苦。但照希伯來人的說法,正月接近春分,以諾書[68](The Book of Enoch)裡的教訓也是如此。』

20

這同一位作者Anatolius也留下十冊算數原理(Institutes of Arithmetic),並留下許多事物,證明他對聖事的歷練和精熟。

21

在巴勒斯坦Caesarea任主教時,先設定Anatolius作主教,指定要Anatolius在他死後接任他的教區。因此有一有段時間,這兩人一起治理同一處教會。但是當他因Paul of Samosata的事件被召去安提阿時,在經過Laodecea時正逢Eusebius過世,因此他被那裡的弟兄留下。

22

Anatolius離世以後,大逼迫發生前,這一教區最後一任主教是Stephen。他的哲學知識和希臘文的學問令許多人景仰。但是他並沒有完全投身於神聖的信仰,在逼迫的過程中就顯示出來,他顯得懦弱,沒有骨氣,是偽君子,不是一個真正的哲學人。

23

但這情形沒有嚴重傷害教會,因為Theodotus[69]復原他們的事務,因此立刻被神自己,就是所有人的救主,設立為那一教區的主教。他憑自身的作為,讓他氣派的名字和主教的職任受人稱許。因他擅長人體醫治學科和對心理醫療學科。也沒有任何人像他一樣和藹,真誠,憐憫且熱心幫助需要他協助的人。他也竭力追求聖事學問,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24

在巴勒斯坦的Caesarea, Agapius繼Theotechus之任,Agapius相當熱忱的執行他主教的職責。我們知道他也是竭力勞苦,在監督神子民的事上顯出真實的恩惠,特別是用慷慨的手照料窮苦的人。

25

在他任期中,我們認識了Pamphilus[70]這位最有口才的人,有真正哲學的生命,他受人敬重,配得該地區的長老職分。要說到他是何等人以及他從何而來,可不是一件小事。但是我們已經在我們特別的研究中描述過,關於他生平的說明,他所建立的學校,在逼迫期間,他所忍受的審判中許多的告白,以及最後被尊以殉道者的冠冕,但在那個時期所有的人中,他的確是最受尊敬的。

26

在最接近我們這時代的人當中,我們已經知道有Pierius[71],他是Alexandria的長老,以及Meletius,他是Pontus眾教會的主教,他們都是這一代難得一見的翹楚。

27

頭一位,Pierius,他一生中最顯著的是他極度的貧窮,他在哲學上的學問,以及他勤於默想解釋神聖事物,並在召會中公開施教。而Meletius,有學識的人都稱他『雅典之蜜』(honey of Attica),是一個眾所公認在各樣學問上都有成就的人;他的修辭技巧非常卓越,再怎麼推崇也嫌不足。有人說那是他與生俱來的,但在其他方面,有誰能勝過他傑出的經歷與學識的超絕呢?

28

因為不論你用各方領域的知識詢問他,你都會說,他是最熟練且博學的人。此外,他生活美德上的卓越,並不亞於他的學識。我們在那段逼迫的時期看到他,有整整七年的時間,一直在躲避巴勒斯坦地區的風暴。

29

Zambdas在我們先前稍微提過的Hymenaus之後任耶路撒冷教會主教之職。他短時間就死了,由我們受逼迫前的最後一位主教Hermon承繼,坐上使徒之位,這張座位一直保存直到現今。

30

在 Alexandria 地區,Maximus在Dionysius死後當了八年的主教,後來由Theonas接續。在Theonas的時期,與Pierius同時被指派為Alexandria教會長老的Achillas受到讚許。他被指派去管理神聖信仰的學院,展現出最難能可貴且不亞於任何人的哲學成果,並且他的行事為人是真實配得過神的福音。

31

在Theonas任職十九年後,Peter領得Alexandria的主教職位,並且有整整十二年,在他們中間非常出名。在這十二年中,他在逼迫前,治理教會不到三年的時間,然後在他的餘生中,他給自己更嚴格的約束,以無私的態度關心教會整體的權益。他因此在逼迫第九年被斬首,得著殉道者的冠冕為賞賜。

32

我在這些書中,寫出從救主降生到這敬拜之地被毀這三百零五年[72]中接續發生的事件,使我可以將這場競賽,傳遞給在我們這個時代為宗教英勇而戰的人,並在文字著作中,將這些衝突的範圍和重要性保留下來,讓後代子孫知道。

33

在這些書中寫出從救主誕生到聖地毀滅的三百零五年中關於繼承的敘述,使我可以將這英雄式地為宗教而戰的競賽傳遞下去,並且將這些衝突的範圍和重要性保留在文字中,為著使後代子孫知道。


 

[62]Dorotheus和他同時期的Lucian,是批判式解經法(critical exegesis)最早期的代表性人物。在神學研究上,批判式解經法乃安提阿學派(Antiochean school)的特色,與高舉寓意式解經(allegorical exegesis)的亞歷山大學派(Alexandria school)分庭抗禮。根據卷八第六章,我們得知Dorotheus在Diocletian逼迫基督徒的初期就為主殉道。

 

[63]根據Council of Niceae所制訂的規例,自閹者不得成為聖品人。但這項禁令並不適用於因治療或逼迫而造成的閹人。因此像Dorotheus這樣天生的閹人,自然不受大公教會禁令的影響,能順利擔負教會的長老職分。Council of Niceae所制訂的這項禁止閹人成為聖品人的規例,以主耶穌在馬太福音十九章十二節的話作為原則來衡量,其實似乎毫無必要。

 

[64]Diocletian在開始逼迫基督徒以前,曾經對基督徒相當友善,甚至將一些基督徒帶進他的王宮任職。

 

[65]在初期教會,Eusebius是個很常見的名字。根據本卷第二章,這位備受Dionysius of Alexandria稱讚的Eusebius是Alexandria教會的執事,在Velarius執政逼迫基督徒時,並在Velarius死後Alexandria陷入動亂之時,克盡其職,頗受好評。在頭一次於Antioch舉行,討論Paul of Samosata事件的會議中,就是由他代表年邁的Dionysius與會。而從Laodecea來的人,也是在那時認識了他,並勉強他接受Laodecea當時懸缺的主教職份。

 

[66]Pyrucheium是Alexandria城中的一個最優美的區域,其中有許多雄偉的公共建築,當時只有皇室成員和希臘人才能居住在此。

 

[67]即七十士譯本LXX。

 

[68]『以諾書』(The Book of Enoch)屬於舊約偽經(Pseudoepigrapha)中的一卷。這部著作在初期教會時曾被廣泛使用,但是到了第五世紀以後就突然消失蹤影,直到十八世紀末才在一本Ethiopic Bible中重新被發現。

 

[69]這位備受Eusebius推崇的Theodotus,曾任Laodecea教會主教多年,他參加過Council of Nicaea,並且在亞流異端的爭論上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70]Pamphilus of Caesarea是Eusebius的老師及密友。他最受人稱道的,是在Caesarea有大批蒐集藏書,主要有各種聖經抄本、注釋、以及教父Origen的作品。Eusebius所著的教會史,相當得力於Phamphilus的藏書。教父Jerome也大量使用Phamphilus的藏書。Pamphilus本身沒有太多著作,他主要的工作是研究聖經,謄寫各種手抄本(MSS),並研究Origen的著作。他晚年在Eusebius的協助下,於獄中完成五冊的『為俄利根辯護』(Defense of Origen),並由Eusebius加上第六冊。主後三○九年,他在獄中殉道。

 

[71]根據Jerome的記載,Pierius是當Carus及Diocletian在位時,在Alexandria作長老並教師。因著他的作品文字優美,故被人稱為小俄利根(younger Origen)。

 

[72]Diocletian下令摧毀教會的詔令,是在三○三年二月份發佈。

第三十一章   目錄